迷失

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,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。

2018-11-23

凌冽的风抚摸着我柔软的脸庞

用寒冷浇灌它

用磨难锤炼它

用岁月打磨它

一如夜晚,一棵满是金黄的树,一个摔倒的垃圾箱

一株株不是那么高,不是那么低的灌木

这个秋季带走了它的嫩叶,这个夜晚拿去了它的青绿

当无常的世界褪去颜色,幻想的泡沫被击碎

它能做的只是紧紧地抓住自己的根

但人的根在哪儿

长大后,像是一个成熟的蒲公英

飞向生活 飞向未来

也许前方的世界狂风呼啸

又或是大雨倾盆

最真实的想法只是没有你


2018-11-07

无数个偶然汇成必然,必然不是一,是个无限的网上的一个节点。网被称为现在。

多数人统治少数人

不幸的对比,结巴和高考


二十有三
想长成一棵大树
但只是个孩子

2018-07-29

过去,意味着什么,它是我在夜色中行走,回过头看,成千上万条街道在昏暗路灯的迷宫中沉下去 。我也渐渐明朗起来,哈,是我太晚听到自己的声音,我的声音一直在途中,像是月光到万物苍白的影子,是一个过程,一种持续。而我的声音却看不见源头,它也许是睡在一个房子,呼吸在一片叶子里。然而城市中有成千上万个房屋,一棵树在秋天会失落多少的叶子,我的声音在哪里。
事实是,林中不止两条金黄的路,我找不到人少的那一条。我的声音就在森林的尽头上空盘旋,在一条人少的路的终点。它透过风穿过城市颤动的树枝和我说话,借着沉默的夜和我喃喃低语。它利用我的迷茫诱惑我。
来,来寻找我,他说,找到真正的自己,即使他是罪犯,诗人或是其它什么,...

2018-07-15

谈起自由,我总觉得相对于我自身,是个独立的东西,许多人都举起它的旗帜,推重它,不惜追寻它。
给人无处寻觅的感觉,反之披上神圣的外衣,倒像是一种偶像了。
制度说我能创造自由,我将给所以服从者以自由。山说我代表着自然,来我的怀里 ,融入生命的源头,在风的呼吸里思考,在必然的循环里死去,这样灵魂才是自由。艺术说,我所拥有的,是至高无上的自由才能分娩出来,音乐,从耳开始直至灵魂的鼓点与舞步的自由,绘画,从眼进入灵魂的色彩与想象的自由,诗,小说,从文字到自我灵魂阐述与现象的自由。战争说,我的武器就是自由,我的剑,枪与炮,每一次胜利都是自由的呐喊,是自由的海浪冲击的高潮,荣耀源于它们,自由给予你们。
而事实是,...

2018-07-15

被道德绑架

为一个目标,而不是为了未来

我的诞生是一个偶然,成为现在的我也是偶然。

现在一切都变了,即使和朋友聊天,谈及自己,因为是朋友才谈及自己。但结束后,却疑问为什么我要谈及自己,出于真诚,信任,或以往的回忆。时间久了,我厌恶谈及自己的行为,我现在如何,在想什么,我会成为谁,谁又会成为我。现在的我是否比聆听者记忆中过去更成熟,更自信,沐浴着不同的世界的夕阳。为什么要谈及自己,不同于聆听者记忆中的过去,或是聆听者本身。我就是我,与其他所有人都无关。他们爱我,我需要吗,需要,不需要。这是矛盾的,因为我本身也是在黑白颠倒。

我的旅行不会在继续下去。因为内心缺少的,不在旅途中。我爬上一座山...

2018-07-15

对战争的思考
战争只是极少数人的决定,而承受结果的却是所有人,及环境。
战争的赢家记载的历史,给民众的感觉,及对教育的影响是他们所代表的,汇聚所有品质的虚幻形象。传达出一种战无不胜的国。而最重要的,却被它忽略,或是有意识的避开。战争的胜利,或失败,是建立所有人的痛苦之上,战争本身就是错误,对于双方或是多方都一样,挑起战争是极其罪恶,接受战争等于承认错误的继续。

战争的结果会是幸福的,并不是战争创造了幸福,而是非战争的和平本身是幸福的。那战争有积极意义吗?
战争和革命?
职业与政府官员与参军?士兵是出于一种义务,人选择当兵为自己的职业?政府官员是职业吗?我的职业是厨师,农民,我的职业是律师,我的职业是...

2018-07-15

你应该闭嘴,应该变成哑巴。
你在害怕,你恐惧的说不出话了。
从此我将沉默不语,从此我将封缄其口。

我睡了 醒了 又是昨天
同一种苍白 同一种声音
你的语气很无力,似乎不用嘴唇说话,而是用风,用微风传到我梦里。
啊,我就要死了,我的此刻和昨日一样,过去的残影叠出了一个存在的幻觉。我的白昼和黑夜一样,在这条看到门与目的的路上,我走了太久。哈,也许我已经死了,在生的午夜就已经死了,这漫长的难以描述的葬礼啊。
我知道你是谁,将死继续诉说,给月光,给黑夜,给孤独的灵魂吧。
怎样回应你,谁能给你答案,你知道的,所以你对我说话,在每个清晨和同一张倦意的床上。
我回答你,一个问号在要求问题。你是不幸的,也注定了不幸,这永恒...

2018-07-15

我合上笔记
费力的向后伸腰
隔着本就模糊肮脏的玻璃
外面的世界很是阴沉
阳光显得有些苍白无力
每一栋楼,每一扇窗。脆弱的树干,期待重生的草。
都是一个规则,一种义务,一种美德,一种生命。
它们急切的要求我回应,写下一段答案。
它们咒骂我,嘲讽我
你想要攀缘,要登上山顶,你想俯视我们,想宽容这所有的事物。
但你是徒劳的,你爬山的路注定将碌碌无为。
你以为是山的东西,其是平地。
你以为是一条不归的,僻静的路。
你终将放弃。
你总是无奈,哈,你总要无奈。
我说不出话来,我没有回应。
窗外的世界依旧苍白无力
我打开笔记。
继续找寻着那道毁灭的闪电。
等待着它穿越厚重的乌云。
等待着我的毁灭

2018-07-15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在这个夜晚,他怎么都睡不着,他的脑海里始终盘踞着一些东西,一些用言语无法说明的东西,或许是无法说出口的,抑或是别的灵魂难以理解的。他不知道自己之前是否入睡,但知道自己醒来过,似乎是音乐让他睡意蒙蒙,又让意识醒来。
他摘下耳机,沉默在一片黑暗中,沉默的注视着。他像是面对着无尽的荒原,躺在温暖的床上,这种对比很奇妙,二者并不矛盾,在彼此接触的境界,柔和的毗邻着,和谐着。他的眼神渐渐地深沉下来,意识却清晰异常。此刻他以原本...

2018-07-15

© 迷失 | Powered by LOFTER